Kugelblitz.11块

为什么不中二呢?

写牲口文——好快乐——啊!!!

(深夜嚎叫)


雨中

剑始

走剧场版被封印线

文笔差……还短

 








 

自那以后剑崎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喜欢在下雨天出门。

每当雨声响起来的时候,剑崎就一次又一次感受到第53张牌被封印后飞回他胸口时的那种幻痛。那张印着苍绿色的心型的卡一直被他带在身边,雨天他就把自己关在房间和他想象中被禁锢在牌里的始絮絮叨叨聊天。

起初是道歉,除了出去善后的时间——毕竟在那次将要毁灭世界的灾难后还有很多需要假面骑士的地方,剑崎就把自己关在房间和始道歉。充满痛苦的、无止境的道歉,剑崎的梦想从来没有实现过,他永远不可能救所有人,他永远会失去他最想救的人。

渐渐的剑崎开始出门,他学着始的样子拿着相机到处拍来拍去。剑崎技术并不好,也没什么天赋。雨天窝在暗房里洗出来的相片总有失焦的,偶尔有几张特别好的,剑崎就收起来和始的卡牌放在一起。虎太郎和广濑看他终于打起精神来了,也就随他拍来拍去。虎太郎花了很大精力向天音掩盖有关始的事情,不过小姑娘好像察觉了什么,很少提及始。

最后假面骑士不再被世界需要了。拯救世界的剑崎也不得不再次为自己的生计奔波,相机也只能闲置在家里。现在的他连雨天窝在房间的时间都没有,只有在工作时间悄悄发一会呆。

休假的时候虎太郎叫剑崎去咖啡屋聚一聚,理由他不记得了,好像是天音的什么事。那天恰逢大雨,剑崎只觉得自己一半走在去蓝花楹的路上,一半走在多年前仓库的大雨里。

“始……始!”那个和自己undead命运战斗的假面骑士,最终还是被封印了。那么现在那个曾经挑战命运的剑崎是不是也已经死去了呢。

剑崎站在雨中,感到心脏好像undead的腰带一样裂开,让他无法再向前。

雨声停了。剑崎抬起头,看到路上铺满了金色银杏叶的,路边的长椅上也散着些金色,他看见始——他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抱着一大束红百合,好像在等什么人。然后始转向剑崎这边,向他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

想起我开lof是为了写剑始还有映an的……结果完全不行啊😂


通知!!


以后这个号还要开始放我奇奇怪怪的脑洞原创小文章啦!请大家不要勉强自己,该取关就取关叭!
♥♥♥

loft什么时候要绑定手机号了……

现在的我真切认识到看了复联三再补之前的漫威系列是多痛苦的事,看着每个超可爱的角色我都要提醒自己“嘿,别喜欢他们,想想复联三!”

【ZACK戒】DANCE

超级短
ooc的zack戒。
r15也就是终于有牵手了。
突破自我(x
手脚不协调患者写得跳舞……所以大概很迷
欢迎观看
也非常欢迎提意见




 

  
 

 

 

 

 

  
  

 
 
当不知何处的音乐响起,身体自然而然的动起来的时候,zack才意识到一件事。   
  
 
此刻的戒斗是为了他出现的。     
 
 
幽灵也好幻觉也好,眼前的戒斗是仅仅为了zack这个存在才出现的。现在的戒斗不会关心战斗,不会执着变强,只是为了他——解惑也好,跳舞也好,都只是为了他。  
 
 
zack简直要喜悦得要战栗起来,为现在的戒斗只属于他这个认知。“那么”zack看着在他侧前方的戒斗“为了仅属于我的戒斗来庆祝吧。”     
 
 
在周围迷幻的微光中,zack好像被迷惑了一样伸出手去,截断了戒斗的动作也同时截断了弥散在他们周围的音乐。zack不管不顾地攥紧戒斗的手,弯下腰凑到对面人的耳边“戒斗,要不要试试双人舞呢?”
 
 
面对这个没有反对而是微微点头同意了的戒斗,zack几乎要确信自己在梦中了。再次弥散在周围的若有若无的音乐带着鲜明的节奏,zack带着戒斗踩出探戈的步子,眼睛却茫然地盯着戒斗。戒斗好像没有感受到zack眼神的骚扰,按着zack的节奏看向应该看的地方。
 
 
“为什么不看着我呢?戒斗不是因为我的愿望出现在这里的吗?”只能看到戒斗的侧脸的zack渐渐不满起来。zack被这种不满驱使着,一把把戒斗和他交握着的手扯起来,张口咬住了露出来的小臂。对面的戒斗被zack吓了一跳,但是没有马上阻止他,而是任由zack撒气般地啃咬一会才伸手去掰开他的嘴。zack放开戒斗的小臂,笑着啃了一口伸过来的手指,然后张开手结结实实地抱住戒斗,把脸埋进戒斗的队服领子里。

 
“再一起跳一遍巴隆的舞吧,戒斗。”
 

放开手的时候,zack听到了戒斗轻轻笑了一声。周围没有光也没有音乐声了。周围空无一人。zack一个人在舞台上数着拍子跳舞。
 

zack笑着在黑暗中走下舞台“早知道会消失的话,就应该咬一口戒斗的脖子。真可惜啊。”

decade署

预警预警预警预警
是个au 
cp是友情向士海
早上饿醒作品
我怕是天津血统,向相声演员迈出一步
或者向搞笑艺人迈出一步
放飞自我——
要是觉得tag不合适请提醒我啦~
当然要是觉得不适也请告诉我!
最后欢迎观看!!

 



  



 


海东大树,自称宝物猎人,目标是世界上所有的宝物,长得又好身手又好。这样一位方方面面几乎完美的怪盗,有一个很不好的特长,他是个特别能招鬼怪的灵异体质。

为什么说不好呢?世界上明明有这么多灵异爱好者疯狂追求这种体质。也是因为海东是怪盗。您想啊,您高高兴兴地趁月黑风高拿到宝物,正打算回去好好品鉴品鉴。一回头,好么!一串大小各异稀奇古怪的鬼怪在身后伸着脖子等着和您一起瞧,还不得吓的飞起来。



常言道“常在岸边走,哪能不湿鞋。”外加海东这个每次都要把自己吓出尖叫的体质,他终于还是被逮着一次。不过这次也不是因为他的失误,而是他看到了一样可以拯救他的体质的东西,害得他不由自主地停留了一下。


说是东西,其实还是人。这位立下大功的小巡警兼警草名叫门矢士,他的体质更厉害,他是能从理论上否定鬼怪存在,所以鬼怪遇到他就消失了,当然这也是个被动技能。不过这位士先生从小笃信科学,虽然常被门外算命的鸣泷先生说是“破坏(阴阳)世界(平衡)的人”,但他并也不知道自己的体质有多厉害。不过在海东看来,士不算人,他就是个行走的对鬼怪因果律武器。

所以士抓到得这个眉清目秀的小偷先是饥渴地看了士一会,就不顾他们还在人来人往的警署大厅里向士提出了邀请“你愿意成为我的东西吗?”海东是这么的渴求这件因果律武器以至于完全不知道自己说出了多么劲爆的台词。



此时片刻之前还吵闹得像早上的农贸市场一样的大厅瞬间安静得像晚上收摊以后,不管听没听清这句话的人都强行听成了“你愿意成为我的人吗?”并且脑补出一出大戏。忍不住露出了震惊里透着八卦的表情的警民也不办正事了,已经一心同体靠脑电波建群开启了疯狂的忘我的刷屏模式。那么士呢?士已经死机了,帅气的他还从没有遇到过这么坦荡荡说出这么迷的疑似告白的台词的人,不过他只觉得“啊我真是太过吸引人了我需要更新一下我的数据库”就去重启,然后不过脑子地说出自己的名台词“大概了解了。”这句任何时刻都适用的台词在现在也很适用,真是一句适用性广泛的好台词。哎呀大家一听有戏啊,霎时喜欢悲情故事的已经写完了70集我爱你但是我们因为使命不能在一起,喜欢爱情喜剧的已经写完了80集欢喜冤家,就连热爱动作片的没跟上思路的小野寺雄介同学都写出来了警匪合作的动作贺岁片,并且在脑电波群就内容细节展开了热烈讨论,连带着室内温度都上升了几度。

但是俩当事人还没连上广大警民的脑电波,一个想着“哈哈哈哈我不用怕鬼了”一个想着“哈哈哈哈我吸引力真大”。鸣泷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大叫“你们两个(的体质)会互相毁灭,你们两个相遇就是火星撞地球!”从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出说话说完整的重要性了,鸣泷这一嗓子就敲定了他在人民群众们眼中的中二反派形象,也叫醒了在自顾自开心的俩人。不过单独行动的小偷比小巡警反应快,把身边的一堆鬼怪丢在士身上消灭掉还顺便看了一眼士的名字牌,笑眯眯地比了个枪的手势嘴说着“士,下次再见~”就打开束缚跑没影了,心里还美滋滋,就是有点不满现在人太多了带不走武器。全程没被对面当人的士还傻站着呢,旁边站着的前几天被士救了的正对他产生了好感现在而又被大量剧情冲击了的内心充满了迷样兴奋和失落的署长孙女法医夏海被警察的使命感驱动着一击戳中士的笑穴怒吼“人跑了啊——”


于是士带着爽朗的笑声追了出去。



署长光荣次郎出来巡视就看到这一派热闹非凡、警民和谐的场景,美滋滋地掏出相机拍上了一张。

【拉郎】频道15

严重偏离题目
拉郎海东✘戒斗 非常有毒文笔也差 欢迎大家来看hhhh
应该是友情向连r15都不用打的文hhhhhh
另外蕉混在一堆恶役骑士里时候真是永远的一抹亮色hhhhh







  
戒斗从那个与舞交谈的短暂的梦中醒来,四周静悄悄的,耀子和zack好像都出去了。海东也静悄悄地坐在他对面不知道看了他多久,两个人沉默了一会。

“你真的要毁灭这个世界了,戒斗?”

“我要毁灭人类的旧的规则,创造新的世界。”

“不,我只是过来感慨一下,我认识的人好像总是想破坏世界。”

“……”

“但是我会阻止你,戒斗。我是不会让你来决定我旅行的目的地的。”

“随你喜欢。”

戒斗总是觉得海东很闲,在这种世界要毁灭的档口来还找他聊天。明明当骑士应该很忙,但在海东身边总有种悠然的感觉,像在第一次见面时昭和前辈和平成骑士们正打得得劲,戒斗却和海东呆在风都侦探的房间闲聊。说是闲聊,实为吵架,但戒斗坚持自己是不会和别人吵嘴的。戒斗帮翔太郎挡下两个必杀后,就被急吼吼去帮其它骑士的翔太郎丢给了路过的Diend。

经历了那次乱糟糟的聊天后,戒斗就总见到海东。有时候在窗外看到海东在巴隆基地里玩他的纸牌,有时候看到海东混在人群里看巴隆队跳舞
,有时候甚至是醒来看到桌上画着diend的标志。但是戒斗从来没有和海东说上话过,每次一转眼海东就消失了。戒斗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前辈老是过来,他努力回忆他们最初的对话,也想不起任何线索。但是没有什么能阻挡他变强,戒斗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往冰箱里放zack拿来的海参,顺便还给可能会来的海东放了些点心。

第二天戒斗就失去了他的冰箱。

再后来,戒斗也不需要他的冰箱了。

其实海东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跑去找戒斗。他就这样好像见证者一样看着戒斗战斗,被打得满地滚,退出队伍,身体开始异变——一直到现在,彻底成为overlord。海东觉得自己好像在看什么连续剧一样,关心戒斗,但又无能为力。

然后海东就在泽芽市作为唯一的人类见证了戒斗和紘汰最后的战斗。在看着戒斗倒下的时候,海东轻轻地“啊”了一声,觉得好像有什么宝物弄丢了一样。

所以当海东在变成白发神明的后辈的唠唠叨叨的说明下再次在树下看到戒斗的时候,冲口而出的就是“现在变成不得了的宝物了呀,戒斗!要跟我走吗?”然后神明后辈紘汰惊恐地被迫旁观了戒斗和海东之间充满了“我才不是宝物!”“妖精就是宝物呀!”“我才不是妖精!”的有来有往的充满童趣的吵架。

闲下来的戒斗和海东就有了很多很多的时间待在一起。

“我的冰箱,是你拿走的吗?”

“……谁让你往里面放海参。”其实是直接销毁了。

“现在的戒斗,也算是我的宝物了吧?毕竟妖精朋友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

“……我可不是妖精”

五来打怎么这么可爱的!
谈天逛游乐园的戒斗和耀子
不停劝架的剑崎
飞行出场的车车(x
拉着戒斗玩的永梦小天使
感觉很包容中二后辈(蕉)的木野医生
被耀子调戏到呛咖啡☕的戒斗
不喝黑咖啡还给了戒斗的车车
骑士踢滑倒的车车
耀子姐姐被m突然钻桌子吓得小尖叫hhhh
戒斗也被m撞头吓到了
菠萝菠萝的五来打们,菠萝菠萝的小医生三人组,可爱
求传球的永梦
和m碰拳砸痛手说等下算账的戒斗
结尾cr组的打闹

已经死去的骑士们给的希望,由活着的骑士传递。
是!是天堂!
好看,我还能吃十遍结尾的刀😭

是个拉郎!戒斗和海东!友情向的!写的不知所云!所以不打tag有缘相见!

变成树在原地的戒斗和不可能停下来的永远自由的海东。海东得到了一个永远会在原地等他的人,戒斗也有了看到不一样世界的窗口。(然而写不出来😭)

——————————————————————————————













戒斗不认识鸣泷。 

要是认识一定会有共鸣的。士总是会带来麻烦。 

戒斗不知道这个曾经合作过的士前辈去那里找来那么多怪人。先是那个完全不记得他名字还差遣他干活的戴帽子的风都侦探,现在又是这个名字读音和他相近的不知道为什么看得到他怪盗。就在不久之前这两个人围着他笑得开心,准确来说是围着这棵树笑得开心。这两个人知道了前因后果之后戒斗就被士尽情的嘲笑了一番,然后这个可恶的前辈就拿着海东偷来的锁种去还给世界树。戒斗好不容易收拾好心情,回头却看到不远处海东目光如炬地盯着他。“树的妖精吗?真是绝无仅有的宝物,非常,想要!”听着海东的自言自语,戒斗感觉到了这个世界上没有理由的恶意。如他所预料的一样,海东走上前来“这么说来你是我的后辈啦,有什么把你带走的方法吗?” 

“没有。”这家伙脑子在想什么? 

“一直被栓在同一个地方不是你的风格吧,告诉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了,这样不好吗?”这么简单就放弃了的就不是海东了。 

“想要的话就试试把这棵树带走啊,而且……”戒斗的声音忽的小了下去。 

“而且作为神木守护泽芽市也没什么不好。对吧?”刚刚回来的士帮戒斗接上话。“走吧海东,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我们帮忙了。” 

结果没过几天,怪盗就又一次出现在树下。“没想到真的带不走啊……”海东自然地在戒斗旁边坐下。 

“……”戒斗不明白这个前辈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带着他。 
  
“感觉戒斗现在就好像树洞一样呢,什么事都可以告诉你。”海东继续逗戒斗“毕竟名字很像,就好像说给自己听一样。” 

海东觉得不管在戒斗活着的时候还是变成树的时候,他都不能理解戒斗在想什么, 

之后海东也经常来,每次海东都会在戒斗旁边絮絮叨叨说一堆,还会带着各种宝物来向戒斗炫耀。戒斗也只是听着,偶尔因为海东恶劣的玩笑斗斗嘴,就是从来没有赢过。 

戒斗其实挺喜欢海东过来,毕竟只有海东和士看得到他。输掉和葛叶的命运之战之后,他自己选择了成为神木,在原地见证着沢芽市的改变。和困在原地的戒斗不同,海东是自由的,海东所看到的世界比所有人都要广阔,现在海东把自己所看到的世界也展示给了戒斗。